武松老虎机 > 花与剑与法兰西 > 卡尔马克思IX评特雷维尔

卡尔马克思IX评特雷维尔

    近日的法兰西,正被一场葬礼和一场狂欢所统治。

    这两件事,其实都是一回事——在克里米亚半岛上赢得了胜利的军队开始逐步地返回到法国本土,接受了热情高涨的国民的热烈欢迎,而同时,他们也迎回了法军统帅维克托-德-特雷维尔元帅的灵柩,波拿巴帝国失去了自己卓有威望的一根柱石,杜伊勒里宫内的那些阴谋家们发出了无可奈何的叹息。

    在胜利的高峰当中死去,对于特雷维尔元帅来说倒是一种幸运,从此他将名留青史,成为被法国人永远铭记的胜利代名词。

    然而,对于活着的波拿巴信徒们来说,他们所面对的就不会仅仅是光辉的胜利和荣耀了,他们面对的东西要棘手得多。

    为了进行这场战争,法兰西已经债台高筑,原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预算,又背上了沉重的负担,接下来的几十年当中,法兰西人民将不得不承受更加沉重的税收,以便维持这样的支出。

    在这个动荡的年头,法兰西有那么多人衣食无着、有那么多人居无定所,然而他们的政府却花了天文数字一般的金钱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打仗,那个地方甚至他们中的大多数此生都没有听说过,也从未威胁过法兰西,这就是这群波拿巴匪徒们给法兰西带来的荣光!

    当然,虽然同样是穷兵黩武,但是如果将路易-波拿巴和这个帝国看成是和路易十四一样的统治模式,那就是犯了机械主义的错误。实际上,如果我们拿起放大镜,近距离看看这个帝国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它是一个被资本主义所催化的全新怪物,其力量和险恶要比路易十四那个帝国要大得多。

    在遥远的路易十四时代,法国先后几次和欧洲为敌,进行了常年的战争,无须赘述大同盟战争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的可怕后果,我们只需要知道,在路易十四统治时代的末年,法兰西已经是一个千疮百孔、财政破产、王朝岌岌可危的国家,一个在大饥荒当中死去了无数人的王朝,以至于路易十四自己临终的时候也劝告继承自己王位的曾孙路易十五不要再去打仗!

    而今天呢?

    虽然法兰西在远征千里之外,消耗了巨额的军费和物资,但是国内的经济状况却相当景气,市场繁荣,信贷在一直扩张,以至于巨大的消耗好像却给了这个国家一剂补药一样,哪怕是最为反对这个王朝的人们,也在经济繁荣当中得到了好处,或者至少默然承认了盗匪们对这个国家的统治。

    为什么前后两个时代,同样在进行规模巨大的战争却会有这样的区别?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违反人类直觉的、变戏法一样的繁荣?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魔术棒所带来的后果了。

    发达的金融业,支撑了法兰西如今的经济,具有统治地位的法兰西银行垄断了法兰西的通货供应,并且根据自己的优势地位,使得金融界协调一体,让这个国家可以充分调用自己多少个世纪以来积累的财富,同时又增加了政府筹集资金的能力。

    老练的金融家们为政府提供了巨额的债务——巨额的债务为政府提供了空前的资源和行动能力——政府的资源被通过政府订单进入到企业体系当中——企业的繁荣最终转化成了市场的繁荣。

    是的,路易十四的战争最终让他的政府和国民一起濒临灭绝,而路易-波拿巴所进行的战争,却让他和他的寡头们——那些金融家和工业家们发了大财,所付出的一起债务被扔到了未来,让未来的法兰西人来承担,人们看到了现在所拥有的繁荣,因而就很难去兴起对未来恐惧,这就是资本主义在法兰西所玩弄的魔术。

    某种意义上,沉浸在旧日的封建时代的俄罗斯,与已经被金融家们改造得面目全非的法兰西,两个国家所进行的战争是两个时代的战争,最后先进的战胜了落后的,并不足以为奇。

    虽然我已经对路易-波拿巴的荒唐可笑和他的帝国的邪恶与脆弱说了无数坏话,但是在集腐朽、奴役、堕落、愚昧于一身的俄罗斯帝国面前,我还是会为波拿巴帮腔——波拿巴所代表的寡头和军阀们哪怕再怎么样荒唐可笑,也仍然将优越于沙皇和他的那些农奴主们。

    这是资本主义在一百年来的发展当中所培育出来的怪物,路易-波拿巴看到了这些怪物所具有的威力,他对怪物们大献殷勤,保证只要把法兰西拿到手里就一定会把这个国家再奉送给这些怪物们,而这些怪物们也就心甘情愿地将他捧上皇位,将他奉为首领,就是这样一群工业家、金融家和野心家的结合,最终诞生了一群控制着法兰西的寡头,也将这个军事帝国催上了战争和冒险的道路。

    然而,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魔术总有被看穿的一天,这种游戏终究有玩不下去的时候。

    在不经意之间,欢呼胜利和光辉的法兰西人民,那些勤劳而又任劳任怨地工作的人们、那些忍受着杜伊勒里宫强加给他们的各种严刑峻法和苛捐杂税的人们,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后代,都成为了这笔巨额债务的奴隶——在“民族胜利”的光辉当中陶醉的人民,自以为得到了帝国的光荣,然而他们得到的却只是天文数字一般的枷锁,这枷锁将会困住他们几十年!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地方。

    这场游戏将会没有终点,寡头们必须维持他们所攫取的利润,维持他们所制造的繁荣,因此他们必须一次次地制造冒险和危机,必须制造更多的债务,进而来说,必须发动更多的战争。这种危险的举动,将会让整个欧洲变得动荡不宁,并且最终吞噬他们自己。

    特雷维尔元帅的离去,代表了旧日的拿破仑皇帝时代的结束,代表了法兰西帝国与俄罗斯帝国持续半个世纪纠葛的结束,但是,绝对不代表波拿巴军事冒险主义的结束,甚至我们可以极有把握地说,在未来,这位新的波拿巴皇帝将会进行更多、更大规模的军事冒险,给欧洲带来更多的恐惧和祸乱。

    这个预言,当然不是来自于占星术士们的危言耸听,而是来自于铁一般的现实所揭示的客观规律,在行将到来的几年当中,我们必定可以看到它的降临。

    这就是我们所应该看到的现实。

    可以想见,在接下来的几年、十几年当中,路易-波拿巴和他的那些寡头支持者们,将会发动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他们会继续和奥地利、普鲁士、也许英格兰、甚至与他们全体兵戎相见,直到这一切战争超出了这个帝国的负荷,并且让这个可笑的帝国迎来命中注定的崩溃为止。

    这是必然的走向,即使路易-波拿巴知道他所发动的冒险最终有一天会吞噬自己,他也不得不这样走下去,因为这头资本主义巨兽的终点就在那里,不是被债务所吞噬,就是被战争所压垮。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激烈的内斗将会缠绕在这个帝国当中,让它无从摆脱——寡头们彼此利益既重合又有极大的冲突,因而他们的政治观点将会随着他们的利益而出现不同的诉求,这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可以想象得到,激烈的利益冲突,最终会演变成无休止的内斗,而被军阀们控制的国家,其内斗将会比平常人所想象得要更为激烈许多倍。

    也许从这一点来看,在特雷维尔元帅的葬礼上流下热泪、悲痛不已的路易-波拿巴,其内心当中也许并没有那么悲伤,反而可能会充满了某种庆幸,因为一个拥有巨大能量的军阀就这样被天主带走了,再也不会威胁到他的地位。

    而夏尔-德-特雷维尔,这个我们之前几次提到的年轻人、这个被路易-波拿巴所依仗的寡头和宠臣,在失去了他的爷爷的影响力和保护之后,还能否保持他的地位,会不会被那些满心嫉妒、拼命想要取代他的地位的强盗同伙们所击垮?

    一切尚且在混沌当中,但是我们可以预料得到,接下来数年的杜伊勒里宫,将会在激烈的内斗倾轧和外部军事冒险当中摇摆不定,这同样是客观的事实规律。

    在激烈的内斗当中走向军事冒险,并且在军事冒险当中走向必然的灭亡,这只是法兰西帝国一国的宿命吗?

    不,资本和它的代言人们,对利润的渴求、对冒险的追逐、对鲜血的热爱,是没有国界的,某种意义上,这些被金融家所统治、或者即将被金融家们所统治的国家,同样会走向这条道路,他们的阶级本性和利润需求,会在各个国家内都造成军阀和金融家们的结合,而这就将注定让这些欧洲大国走上扩张、竞争直至最后决斗、并且毁灭的道路。

    我们可以断定,哪怕波拿巴王朝灭亡,取代他们地位的寡头大国们,仍旧会在几乎没有人听说过的地方进行军事征服、消耗天文数字的金钱,并且给自己的国民增加无法摆脱的债务枷锁,资本主义的堕落只能容许他们走向这样的道路——英格兰会如此,普鲁士会如此,奥地利会如此,未来的寡头大国们也仍然将会如此。

    相比于温文尔雅、颓废堕落的贵族地主们,也许资本主义和它所催生的寡头们是更为邪恶的,但是他们肯定是更为积极进取的,他们会专心致志地贡献自己的一切才能,带着被他们所控制的帝国进行全面的扩张,直到一切被瓜分完毕之后,他们最后会彼此厮杀,并且给世界带来空前的恐怖和灾难。

    这些享受着人类有史以来最高生活水平的人们,这些理应有义务为国民们贡献自己全部心力的人们,这些被金钱推上了权力最高峰的人们,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回报为他们贡献了超额利润的普罗大众的,这是资本主义与生俱来的邪恶,在了解了这一切之后,难道我们还不能明白消灭他们是多么理所应当、多么急迫吗?

    是的,时间太急迫了,在欧洲的青年人们被迫武装起来彼此厮杀之前,在世界被迫流血不止,被无数军队践踏之前,在一个个民族被杀戮被毁灭之前,一切热爱和平的人们,都应该看清真相,抓紧最后的时间联合起来,破除一切被强加在人们身上的无耻谎言,丢弃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光辉”和“荣耀”,打破这些寡头们所制造的迷雾,联合起来推翻这些寡头。

    只有这样,这个已经被改造到面目全非、并且即将被鲜血所染红的世界,才能从泥淖当中走出来;这些被奴役的劳苦大众们,才有机会迎来属于他们自己的明天。

    我们的时间并不太多,但是我深信,我们能够做到这一切。

新书推荐: 庶女桃夭 我仍未知晓变身的原因 绝品爱神系统 重生太子爷 随身带着女神皇 超级白条 陷地之城 重生闪耀香江 少年天骄 希望与图腾
武松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