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老虎机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三十一节 兄弟

第一卷 第三十一节 兄弟

    上午回到办公室,沙正阳就接到了陈鹤的通知,人事局的调令已经来了,让自己星期一就要到南渡镇报到,县府办准备晚上替他践行。

    陈鹤也说了,他已经找了机关党委那边,新增一个新党员的名额问题不大,这边支部马上就要审批,估计可以在自己到南渡镇报到的时候就带着预备党员的身份过去。

    机关事务办那边也通知了他,鉴于他要调离县府办,现在住的寝室也要交出来,钥匙退还给机关事务办。

    只剩下半下午了,陈鹤给他放了这半天假,算是福利吧。

    看看这个凝结了自己半年幸福生活的寝室,沙正阳不由得生出几许不舍来。

    他和白菱早就跨过了那道线,白菱也曾经在这里住过无数晚,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感情结束,事业重来。

    正在唏嘘感慨间,却听得门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就是敲门声。

    “正阳,在啊。”打开门,敲门的是府办的小孙,以工代干的打字员。

    “小孙?啥事儿?”沙正阳没反应过来,问道。

    “那周姐让我来问问,放像机……”

    沙正阳立即反应过来,“哦,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没来得及还给周姐呢,怎么……”

    “嗨,周姐让我来问问,说她小姑子暑期要回来,要借着去用一段时间,……”小孙也觉得有些尴尬,但是他只是一个打字员,如何敢得罪办公室里的老资格周姐,让自己来自己也得来。

    “哎,真是太劳烦你了,要不我替你送过去?”沙正阳心里也是自嘲。

    这周苏琼也是有些意思,四个月前无意间谈到看录像的事情,结果第二天就把这台胜利JVC的放像机送过来,说她老公去香港带回来的,家里有一台松下了,这台就借给自己用。

    本来沙正阳用了一个多星期之后就退还给了对方,但是对方一直坚持说这台放在家里也没用,让自己留着用。

    当时也想着有时候晚间没啥事情可以看一看录像,而于峥嵘也能从他们公安局里拿到一些收缴的录像带来看看,所以也就留了下来。

    还算行,没有在曹清泰离开之后马上就来要回这台放像机,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是自己有些不知趣了。

    “不用了,没事儿,周姐专门让我来拿,我替她拿过去就行。”小孙也有些不好意思,接过放像机,交代一句话就赶紧走了。

    “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

    沙正阳突然想起了《沙家浜》里边阿庆嫂的这段唱腔,好像还真有点儿现在的意思,也许大家都是按照这样的规则在行事吧。

    沙正阳的家在东门大桥外的饮食服务公司宿舍楼。

    县饮食服务公司算得上是县商业局下属集体单位,人数不算少,一百来号人,除了一家粮油加工厂外,主营单位就是银台楼饭店饭店了,另外也还有几家规模不大的餐饮点。

    沙正阳的父亲和母亲都是饮食服务公司的职工,一个是川菜红案,一个是白案,两人相得益彰,都在银台楼饭店里工作。

    沙正阳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擦黑了。

    饮食服务公司的宿舍楼H县商业系统的住宅都在一起,其中饮食服务公司占有三栋楼,在两栋楼中间有两个篮球场,其中一个算是比较标准的灯光球场,经常是县商业系统内部比赛就要在这里开打。

    沙正阳回去的时候,正赶上灯光球场灯火辉煌,两队人正打得难解难分,四周零零散散围着有上百人正看得起劲儿,裁判的哨声此起彼伏。

    这大概也是商业系统内部最热闹最重要的一场文体活动,每年五月过后就会开始筹备,商业系统内部下属各单位和机关会组成队伍来打篮球比赛,因为商业系统下属企业单位不少,比赛也是相当激烈精彩。

    沙正阳对打篮球并不在行。

    在学校里,他的体育水平属于门门通样样松的水准,篮球足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长跑短跑游泳围棋象棋都能来几下子,但是真正对阵实力强一点儿的,立马现形。

    沙正阳家在一楼,紧邻着灯光球场不远,站在窗前就能看到一片透亮的球场。

    刚走到球场边上,一个长距离传球被接球的球员手指一掂没拿到,飞出界外直奔沙正阳而来。

    沙正阳身体轻盈的一让,顺手在球上一按,球击地而起,然后跃起一个超远距离的投篮,只可惜动作相当优美,但是球却来了一个标准的打铁,引来周围的看客们一阵善意的嘲笑声。

    “正阳哥回来了?”

    赛场上球赛继续,但是有几个身影已经过来了。

    “哥,你回来了?吃了没?”沙正刚的个头比沙正阳还要高半头,一米八三的个子在这个年代算是相当魁伟雄健了,沙正阳一米七八的个子在他面前顿时就显得有点儿不够看。

    “吃了。”看自己弟弟的表情,沙正阳就知道肯定有啥事儿。

    另外两人沙正阳也挺熟悉,甚至印象深刻,他们二人的命运也和沙正刚的命运相互交织,息息相关。

    那个略显矮壮敦实的青年叫蓝海,这会儿应该还在市业余体校练散打,不过即将被淘汰。

    另一个高一些,个头和沙正刚差不多的叫朱一彪,在业余体校踢足球。

    这两人都是沙正刚高中最要好的同学,

    和沙正刚考上了汉都体院不一样,沙正刚这两个同学都没有考上大学,但三人因为在银台中学里一直是体育特长生,关系一直很好,这两人没事儿也经常到沙家来玩儿。

    之所以对这两个人印象深刻,是因为沙正阳的弟弟沙正刚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拜二人所赐,最终沦为阶下囚。

    前世中2004年,海正运业董事长蓝海、大股东沙正刚涉黑被刑事拘留,2006年初,蓝海被判有期徒刑7年,而沙正刚则侥幸脱身,而那时候刚刚有望竞争县委常委的沙正阳则受到了影响,折戟沉沙。

    2012年,沙正刚和朱一彪二人为重新出山的蓝海担保贷款五千万,结果蓝海组建的物流企业海正物流在一度辉煌之后面临互联网电商+物流行业的迅猛变化难以应对,又迅疾轰然倒地。

    最终蓝海吞食安眠药自杀,而沙正刚则因为骗取银行贷款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朱一彪则是破产不知所终,据说是因为欠债太多,被放水公司所逼,不得不潜逃国外。

    三个以悲剧结尾的人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瑰丽人生”,这也使得沙正阳对自己一直未能帮得上三人而颇是心存愧疚。

    *********

    清晨起来,请养成投票的好习惯,求5000票推荐票,你们都有的,每人给几张吧!
新书推荐: 超品巫师 重生之财源滚滚 奶爸的文艺人生 直播之工匠大师 逆流纯真年代 黄金渔村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美食供应商 我的1979 大王饶命
武松老虎机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Thu, 22 Feb 2018 19:16:04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169115 Fikker/Webcache/3.7.4) 奇书网-电子书,电子书下载,TXT电子书全本免费下载 - 武松老虎机—武松老虎机娱乐—武松老虎机娱乐平台官网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8-02-22 19:16:04

Fikker/Webcache/3.7.4
武松老虎机